• Jay Tsai

紀錄與陳媽媽的一席談

2020/10/2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 徐世榮教授


昨天上午跟陳媽媽聊天,深覺她對於要離開這個地方,是非常不捨的。她告訴我,她住在這裡非常的方便,她的日常所需,如上菜市場買菜、去銀行及郵局、去藥局拿藥等,幾乎都是在10分鐘的走路路程就可以抵達的。加上她的許多好朋友也都是住在這附近,彼此可以相互的照應,她若離開這裡,一定會非常的不習慣,也會很孤單。


相對的,對於已經失智的陳爸爸而言,他所熟悉的日常環境也就是這個家及家庭的四周,他每天吃過早餐之後,習慣會到附近散步走走,如前鋒路的知事官邸,這已經是非常熟悉的路徑,離開了這裡,也同時就會離開周遭熟悉的環境,這對於一位失智的老年人而言,不知是否能夠理解?是否能夠承受的了?他以後會不會吵著要回來?


陳媽媽雖然很想保住她親手參與設計的房子(如美麗的樓梯及大門),她也非常感謝大家的協助,尤其是陳爸爸,他現在對於前來協助的伙伴都會頻頻親自握手表達感謝。但是,陳媽媽對於我們協助者可能要進行的抵抗,卻又抱持著反對的立場,這主要是因為她很擔心協助者在抵抗過程中可能會受傷、也有可能會因此而官司上身,尤其是對於年輕朋友們,她很擔心這會影響了他們的美好前程。此外,陳媽媽的記憶很好,她記得許多年輕朋友的名字,及後來他們考上那一個研究所,或是誰已經結婚等,由此可見她有把他們放在心上,並由衷的感謝他們。


鐵道局人員已經多次預告陳媽媽,拆房子的那一天會先把她及陳爸爸請出家門,並把他們安置在「成大會館」。但是她竟然沒有把這個訊息告訴兒子及女兒,因為她不希望他們擔心,她是在我昨天拜訪的時候才告訴他兒子的,這讓我非常的驚訝。另外,鐵道局人員也時常向陳媽媽表示要進行溝通,陳媽媽每次都請他們直接打電話給她的兒子(陳致曉),但是致曉卻說他從來都沒有接到鐵道局的電話。


陳媽媽是虔誠的基督徒,屬於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對她及陳爸爸而言是非常的重要,雖然她近年來因為南鐵抗爭的事情,幾乎都沒有再走進她原先所屬的教會,但是她每天都還是一定會進行禱告。然而,面對著這麼大的壓力,陳媽媽的焦慮依舊是存在著,她每天幾乎要到12點才睡覺,清晨4、5點就起床了,這讓我相當擔心她是否能夠撐的住,我因此非常期待在政府即將進行強拆之際,教會能夠給予陳媽媽及陳爸爸一些精神上的協助。

(以上把我昨天跟陳媽媽的對話記錄下來,很希望大家能夠理解陳爸爸、陳媽媽的生活日常,及這個家對於他們的重要性。)

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北市府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務必要尊重社子島居民的選擇

(註:本文是我今天上午參加社子島自救會在北市府內所召開記者會的發言內容,敬請大家參考。我也樣藉此文來告訴社會大眾,社子島自救會的訴求絕對是有其正當性及合理性,北市府環評會及台灣社會皆應該予以尊重。)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2020年9月30日 1. 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 何謂環境影響評估?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

土地所有權人為何會接受土地徵收?

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 1.權力完全不對等。政府擁有絕對公權力,不論是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或土地徵收,其決策權完全不民主,而是掌握在威權政府手上,這讓土地所有權人幾乎是「無路可逃」(No Way Out)。 2.執行「發展權國有化」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我國所建構及執行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體制,其實是類似於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工黨所執行的「發展權國有化體制」,這在政治意

朱淑娟專欄: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950124?mode=whole 朱淑娟 2021-09-21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