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社子島開發爭議不斷,應再釐清區段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

文‧朱淑娟2020.8.4 環境報導 http://shuchuan7.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html


台北市社子島全區區段徵收爭議,隨著北市府從7月15日起展開為期一個月的「土地改良物查估說明會」,以及都計學者發起的「反對社子島都市計畫連署」,又進入另一波對決。一個涉及1萬多位居民未來的開發案、一個以防洪之名進行的全區區段徵收,是否真有公益性、必要性、符合居民的期待?這些只要一天不釐清,社子島開發案的爭議就永遠不會停止。 社子島位於台北市士林區延平北路七到九段一帶,地處基隆河及淡水河滙流處,1970年代因地勢低窪、排水不易,被台北市政府列為限制發展區,禁建長達半世紀。如今北市府為了開發,形容這裏「房舍頹敗、違規工廠、環境髒亂、缺乏公設」,並以防洪之名提出全區240公頃區段徵收的開發案。 如果為了防洪,是否非得區段徵收,而且是全區,把這裏的建築物全部夷平,重新由居民或建商蓋屋才能做到?這是社子島開發案最主要的爭議之所在。 社子島目前的防洪標準是20年、堤防6公尺,相較其他雙北地區雖然較低,但近年來積淹水主因不是基隆河或淡水河溢流,而是內水排不出去。如果為了減緩社子島的淹水風險,方法就很多,就算要跟淡水河、基隆河中上游同樣達到200年防洪標準,堤防增高到9.65公尺,也不一定非得全區區段徵收不可。

區段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不是由政府片面決定 每次談到區段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台北市政府就會搬出2018年6月13日內政部第159次都委會的決定,來佐證開發確實有公益性必要性。但這個會議的性質是報告、不是審查,都委會做的是「決定」、不是「決議」,充其量只是一種建議性質。更何況開發的公益性必要性並不是由一個委員會片面詮釋。 而台北市政府就算取用這次都委會的決定文,也只說了對自己有利的一半,即:「本案是為了改善社子島居住品質,並配合200年防洪標準所需用地,擬以區段徵收辦理整體開發,應有其公益性及必要性。」 但接下來對自己不利的一大段就不提了。另一半說了什麼?舉第一點為例:「本案主要開發目的是舊社區更新,改善居住環境品質,不是只為配合防洪計畫實施區段徵收。」決定文還要求應修正公益性及必要性的報告內容。 也就是說,以防洪之名所進行的社子島全區區段徵收,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目的是為了「舊社區更新,改善居住環境品質」。真要達到這個目的方法更多,而且既然是要改善居民的環境,理當由居民來決定如何改善,解除禁建、原地改建,開放建商在這裏自由開發,不需要動用公權力處理民眾的私有財產。 區段徵收將導致居民受到什麼影響?今年2月,社子島居民陳寶貴女士在台北市都市計畫審查前的記者會說:「限建50年,我們像台北市的孤兒被遺忘50年,市長說對不起居民,為何只憑一只開發通知單就要從居民手中搶走60%土地?政府巧立名目,實際上是強奪民地,這是被限建50年的居民應得的嗎?」


監察院糾正台北市政府,重大政策不能只用投票


今年6月監察院糾正台北市政府,其中一項理由是,2015年台北市政府提出三個開發案(事後增加不開發方案)讓居民投票,最後選出「生態社子島」。如果這裏是一塊素地,沒有住人也沒有開發,開放大家投票或許可行。


但社子島現況有1萬1千多人、4千9百多戶,是許多人世代居住的地方,用投票來決定這麼大面積的住家如何開發就不恰當,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他們的財產權、居住權怎麼處理,絕對不會只有「開發、不開發」兩個選項。


除了網路連署,居民另外做的紙本連署已達3200份,超過當初台北市政府i-Voting(公民投票)的投票數3032,他們提出的訴求之一是重新檢討都市計畫,並舉行聽證會,釐清全區區段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


也許市府會說2019年4月已辦過聽證會,但那次是在談安置,並未討論開發的公益性必要性,再舉行一次聽證會有助於釐清爭議。


區段徵收,是政府拿百姓的財產發財


區段徵收對居民的傷害已有很多案例可以印證,苗栗大埔、桃園機場捷運A7站等等,都是先提出一個公共建設,再修正都市計畫擴大徵收根本不必要徵收的土地。例如A7站的樂善村,只需要10公頃做合宜住宅,卻擴大徵收186公頃,當地500多家中小企業及住家被夷為平地,遷離四散。


政府用便宜的價格徵收來的土地,以高於徵收費數倍賣給財團,政府還可以標售土地獲利,典型的拿百姓的財產發財。終結這種不義徵收,就從首善之都的台北市社子島做起。

86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北市府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務必要尊重社子島居民的選擇

(註:本文是我今天上午參加社子島自救會在北市府內所召開記者會的發言內容,敬請大家參考。我也樣藉此文來告訴社會大眾,社子島自救會的訴求絕對是有其正當性及合理性,北市府環評會及台灣社會皆應該予以尊重。)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2020年9月30日 1. 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 何謂環境影響評估?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

土地所有權人為何會接受土地徵收?

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 1.權力完全不對等。政府擁有絕對公權力,不論是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或土地徵收,其決策權完全不民主,而是掌握在威權政府手上,這讓土地所有權人幾乎是「無路可逃」(No Way Out)。 2.執行「發展權國有化」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我國所建構及執行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體制,其實是類似於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工黨所執行的「發展權國有化體制」,這在政治意

朱淑娟專欄: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950124?mode=whole 朱淑娟 2021-09-21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