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澄社評論:台灣意識與台灣土地的距離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即時 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00802/ZJBNLTY2HYHK6AFS7N5CVRCVHM/

更新時間: 2020/08/02 18:02


李登輝前總統與世長辭,舉國哀悼,李前總統生前對於台灣有著卓越貢獻,其中經常為大家所稱頌者,可能就是李前總統所積極倡導的台灣意識。他呼籲大家要認同台灣,也透過文建會的社區總體營造,激發起台灣人民的本土認同。伴隨著《憲法》條文的修正,總統改由人民直接選出,民主化同時也就是促進本土化,每次選舉都是凝聚及提升台灣意識的時刻。


無轄區內土地使用權利


民主化及本土化增進了台灣人民對於這塊土地的認同,台灣是我們休戚與共的家園,這是台灣發展的基石。這與過往歷史迥然不同,在戒嚴前期,主政者習於將台灣當成是反攻復國的軍事基地,台灣僅只是個跳板;後來雖然轉為外銷導向的發展政策,由此也創造出傲人的經濟奇蹟,但還是把台灣當成是經濟生產基地,其在政治認同上,依舊是心繫祖國。李前總統努力予以扭轉,相當值得敬佩。


惟李前總統所倡導的台灣意識迄今是否真正的實現台灣本土化?這恐有待後輩繼續努力。許多戒嚴時期所訂定的土地法令及建築的意識型態,已經成為牢不可破的統治霸權,至今仍宛如是一座高牆,阻礙了台灣人民對於這塊土地的認同。若以許多激烈的反徵收抗爭為例,如台北社子島、八里台北港、桃園林口A7、桃園航空城、竹北台知園區、竹東二三重埔、苗栗大埔、二林相思寮、台南鐵路東移等皆是。人民很愛這塊土地,但政府卻是不准愛。


現行的土地使用計畫體系,如《區域計畫法》、《都市計畫法》,甚且是未來即將上路的《國土計畫法》,本質上都是拒絕台灣人民的公民權及基本人權。《區域計畫法》訂定於1974年,它管理非都市土地,其佔國土面積高達78%;而現行的《都市計畫法》則是1973年的修正版本,它管理都市土地,其佔國土面積為13%。它們都是戒嚴時期所訂定,可惜在解嚴之後並沒有進行根本的修正。


區域計畫將台灣分成四大區域,其計畫擬定及變更的權力完全歸屬於中央政府,後來雖稍有放寬,將30公頃以下的變更委由地方政府,但是中央政府仍然是大權在握。至於總數為433個的都市計畫區中,除了台北市、基隆市,及金門縣是行政區與都市計畫區一致外,其他都市計畫區大抵都是零星的散落在各市鄉鎮區行政轄區內,但它們卻是完全與市鄉鎮區行政體系脫節,市鄉鎮區公所及民意機關對於轄區內的都市及非都市土地到底要如何使用,大抵都是沒有權力的。


由政府及少數權貴掌控


而公民權及基本人權無法進入土地使用計畫的另一原因,乃是因為其實質計畫內容都是由上級政府來擬定及審議,制度上雖設有都市計畫委員會及區域計畫委員會,但是,我國委員會的制度設計卻是非常的偏頗,政府只是藉這些委員會的專業形象來進行包裝,以此來取代公平公正公開的民主參與。原本應代表公共利益的計畫卻完全是由政府及少數權貴菁英掌控,而這也是台灣土地使用計畫質變為「黑金政治」溫床的緣由,它一方面幫助財團建商派系圈地及累積財富,另一方面則是對社會弱勢進行土地掠奪及強制迫遷。


每逢選舉,愛台灣及認同本土的台灣意識論述傾巢而出,非常動人心弦,但是在選舉過後,台灣意識卻是完全被阻絕於土地使用計畫的決策過程,人民的公民權、基本人權及對土地的認同完全不受尊重,土地要如何使用還是掌握在當權者的手裡,台灣人民依舊被迫與台灣這塊土地維持著遙遠的距離。

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土地徵收條例與都市更新條例修訂評析

本文發表於101.12.22《土地與政治學術研討會》 http://thomas0126.blogspot.com/2013/01/blog-post_6943.html 詹順貴 律師 摘 要 分別發生於2010年6月9日的苗栗縣竹南大埔剷田事件與2012年3月28日的台北市士林區文林苑都更案強拆王家事件,均引起社會重大廻響,也分別促成我國土地徵收條例與都市更新條例的檢討修訂。此二大事件,皆涉及政

都市計畫與公共衛生

政治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 徐世榮教授 2021/5/18 ​ 新冠肺炎來襲,讓我們反思台灣的都市計畫。為什麼?這是因為都市計畫的主要起源之一,乃是為了解決公共衛生問題。霍亂、傷寒等傳染性疾病在19及20世紀造成了人類的大量傷亡,死傷最為慘重的地區往往是人口最為密集的都市地區。 ​ 那時的醫療專業認為那些傳染性疾病的爆發大抵是與都市內骯髒的生活廢污水有關,因此如何將其排放就變得非常的重要,也

動社的言論,是赤裸裸的殖民霸權壓迫主義

東華大學 環境學院 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 戴興盛教授 2021/5/20 臉書 5月7日原住民狩獵大法官釋憲案公布後,可以很明顯感受到在原住民社群內的傷痛、無奈與低氣壓。因為,整體的釋憲結果,固然不能說全無進展,但仍然是充滿對原住民族文化的錯誤認識,尤其是,部分大法官把環境權與原住民族文化認知為互相對立的關係,更是加深過往的族群刻板印象。 但這絕對不僅是刻板印象而已,真正說起來,這反映的是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