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正式向內政部提交「土地徵收法制修法建議」(歡迎分享)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

徐世榮


正式向內政部提交「土地徵收法制修法建議」(歡迎分享)

很謝謝何宗勳理事長的大力協助,昨天(12/2)上午我們終於有機會與內政部地政司司長、副司長、及承辦同仁見面,彼此真誠的溝通對話。我在事前與「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陳致曉會長及徐玉紅會長討論之後,我們正式提交底下「土地徵收法制修法建議」,願與大家分享:


土地徵收法制修法建議(2020/12/02,正式向內政部提交)


1.土地徵收的定義必須回歸憲政,僅適用於「公共事業之需要」

依據《司法院釋字第425號解釋》,「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規定此項徵收及其程序之法律必須符合必要性原則,並應於相當期間內給予合理之補償。」因此,建議土地徵收之定義應該回歸憲政,並將此段文字取代目前《土地徵收條例》第一條之立法意旨,讓未來土地徵收之實施標的僅侷限於「公共事業之需要」。


2.廢除現行區段徵收制度,另訂相關適合之法規

現行區段徵收乃是政府運用土地徵收手段進行合作開發,並非是「公共事業之需要」,這明顯不符合上述憲法對於土地徵收的定義,因此必須予以廢除。建議區段徵收廢除後,未來或可參考《都市計畫區檢討變更審議規範》之精神,制訂相關的法規,以此來體現政府與民間真正的合作開發。


3.土地徵收審議小組必須為獨立委員會,客觀中立的行使職權

土地徵收乃是屬憲法層次的基本人權課題,其行使必須要非常謹慎,並符合相關的公益性、必要性、比例性、最後迫不得已手段等前提要件,因此是否符合這些要件的審議就顯得非常的重要。惟目前「土地徵收審議小組」的位階及人員組成恐皆無法達成上述目的,因此建議應將「土地徵收審議小組」的位階提升為獨立委員會,客觀中立的行使職權,不受政權及利益的干擾。另外,該委員會的所有委員也必須是由行政院提名,並經立法院同意。


4.土地徵收審議之正當行政程序必須要由前述委員會舉辦聽證會

《司法院釋字第709號解釋》雖然是針對《都市更新條例》,但由於其所產生的法律效果與土地徵收一樣,皆涉及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之剝奪,因此,土地徵收之正當行政程序也應比照大法官對於都市更新的要求。《司法院釋字第709號解釋》指出:「能確實符合重要公益、比例原則及相關法律規定之要求,並促使人民積極參與,建立共識,以提高其接受度,…..除應規定主管機關應設置公平、專業及多元之適當組織以行審議外,並應按主管機關之審查事項、處分之內容與效力、權利限制程度等之不同,規定應踐行之正當行政程序,包括應規定確保利害關係人知悉相關資訊之可能性,及許其適時向主管機關以言詞或書面陳述意見,以主張或維護其權利。而於…..計畫之核定,限制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尤其直接、嚴重,……並應規定由主管機關以公開方式舉辦聽證,使利害關係人得到場以言詞為意見之陳述及論辯後,斟酌全部聽證紀錄,說明採納及不採納之理由作成核定,始無違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之意旨。」依此,建議應該舉辦聽證會。


5.土地徵收行政救濟程序尚在進行中,應停止強制執行

《訴願法》第93條第2項及第3項規定,「原行政處分之合法性顯有疑義者,或原行政處分之執行將發生難以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並非為維護重大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受理訴願機關或原行政處分機關得依職權或依申請,就原行政處分之全部或一部,停止執行。」「前項情形,行政法院亦得依聲請,停止執行。」 由於土地徵收皆涉及「難以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並非為維護重大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因此,建議應將土地徵收包含在內,只要是土地徵收行政救濟程序尚在進行當中,當土地被徵收人提出聲請,就應停止強制執行。


6.現行土地徵收皆應該暫停,直到我國制訂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相關規範

依據國際人權審查委員會對中華民國(臺灣)政府關於落實國際人權公約第二次報告之《通過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2017年1月20日於臺北)》:

「第38點: 審查委員會持續關切在中華民國(臺灣)正發生的驅離與剝奪土地的頻繁程度。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及其他政策,正導致全國各地對住房與土地權的侵害。委員會也關切引發強制驅離的「民間自辦」市地重劃與區段徵收。

第39點: 審查委員會建議所有形式的迫遷應宣布暫時中止,直到一部符合政府的國際人權義務,包括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第7號一般性意見,以及聯合國關於基於開發目的的驅離及迫遷的基本原則及準則(以下稱「聯合國驅離準則」)的迫遷安置及重建法制定為止。

第42點: 審查委員會關切例如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市地重劃實施辦法、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以及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等法令,含有並非基於人權的規定,並在全臺各地被用於剝奪人民與社區的權益。委員會建議,所有與國內住房與土地政策有關的地方及中央法規應修正,以符合中華民國(臺灣)的國際人權義務。」

因此,我國現行土地徵收顯不符合國際人權標準,因此建議皆應遵照國際人權審查委員之審查結論,應該暫停,直到我國未來制訂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相關規範後,才得以繼續施行。


7.請勿用脅迫方式來獲取「協議價購」,真正的「協議價購」是人民可以拒絕的

為了美化及縮減我國土地徵收的數量,內政部如今往往是強力要求各地方政府必須採用「協議價購」方式來取得土地,但是,這樣的「協議價購」卻是以都市計畫及土地徵收皆已經無可改變為前提,這等於是逼迫人民必須以政府所決定的價格來出售土地及家園予政府,這其實不是真正的「協議價購」,而是「脅迫價購」。而當他們被迫出售土地後,政府又往往將其詮釋為「同意戶」,但這也與現實有所距離,因為他們其實是「投降戶」,因此,我們也盼請政府不要再進行這種脅迫方式的「協議價購」。

3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土地徵收條例與都市更新條例修訂評析

本文發表於101.12.22《土地與政治學術研討會》 http://thomas0126.blogspot.com/2013/01/blog-post_6943.html 詹順貴 律師 摘 要 分別發生於2010年6月9日的苗栗縣竹南大埔剷田事件與2012年3月28日的台北市士林區文林苑都更案強拆王家事件,均引起社會重大廻響,也分別促成我國土地徵收條例與都市更新條例的檢討修訂。此二大事件,皆涉及政

都市計畫與公共衛生

政治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 徐世榮教授 2021/5/18 ​ 新冠肺炎來襲,讓我們反思台灣的都市計畫。為什麼?這是因為都市計畫的主要起源之一,乃是為了解決公共衛生問題。霍亂、傷寒等傳染性疾病在19及20世紀造成了人類的大量傷亡,死傷最為慘重的地區往往是人口最為密集的都市地區。 ​ 那時的醫療專業認為那些傳染性疾病的爆發大抵是與都市內骯髒的生活廢污水有關,因此如何將其排放就變得非常的重要,也

動社的言論,是赤裸裸的殖民霸權壓迫主義

東華大學 環境學院 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 戴興盛教授 2021/5/20 臉書 5月7日原住民狩獵大法官釋憲案公布後,可以很明顯感受到在原住民社群內的傷痛、無奈與低氣壓。因為,整體的釋憲結果,固然不能說全無進展,但仍然是充滿對原住民族文化的錯誤認識,尤其是,部分大法官把環境權與原住民族文化認知為互相對立的關係,更是加深過往的族群刻板印象。 但這絕對不僅是刻板印象而已,真正說起來,這反映的是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