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徐世榮:台灣土地亟待解嚴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即時 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00614/MFPN3XEXWQEYQBOV76KSXNXFY4/

2020/06/14


據《蘋果日報》報導,由於台積電擴廠,竹科管理局繼第1期已徵收30多公頃土地後,又將在新竹縣寶山鄉進行第2期土地徵收,計畫再徵收90餘公頃山坡地,除土地徵收外,並將約有500個家庭遭致強制迫遷,此舉引發居民強烈反彈,甚至抬棺抗議。


此外,新竹寶山絕不是單一個案,台北社子島、桃園航空城、竹北台知園區、竹東二三重埔、台南鐵路東移等,同時也都因為土地徵收而有類似的抗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與土地徵收相關的抗爭?本文主張,那是因為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如都市計畫與區域計畫)及土地徵收,都仍然處於戒嚴當中,尚未解嚴。


若以都市計畫為例,擬訂及變更計畫的權力是完全掌握在直轄市或縣市首長的手裡。依照現行《都市計畫法》,地方政府在擬定及變更主要計畫時,是不用對外公開徵詢人民意見的,而是要等到「主要計畫擬定後」才需對外揭露。即所擬定的計畫是在送交審議之前,才須對外公開及舉行說明會。但是由於那時主要計畫已經擬定完成,致使說明會大抵也僅是個橡皮圖章,無法產生實質功效,人民的意見及選擇皆被忽視。


既然擬訂及變更計畫的權力是完全由首長掌握,那麼,審議計畫的權力呢?總該要有權力制衡的平行設計吧?很遺憾地,沒有的,審議計畫的權力竟然都還是掌握在直轄市或縣市首長的手上。依據我國《各級都市計畫委員會組織規程》,進行審議的都委會委員是由「地方政府首長派聘之」,也就是說,這些委員不論是學者專家或熱心公益人士都是由首長聘任,都是首長「精挑細選」而來,他們是向首長負責,而不是向人民負責。


因此,不論是計畫的擬訂、變更或審議,我國的制度設計都是將權力完全集中在行政機關首長,及與其進行聯盟的權貴菁英手上,並完全將人民排除在外。至於管轄更大面積的《區域計畫法》呢?也是呈現「權力一元化」的相同制度設計,甚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繼而,與這些土地使用計畫緊密連結的土地徵收制度呢?審議委員也都是由內政部長自己來遴聘,權力也還是集中在機關首長身上。試問,當政府左手擬訂計畫,右手自己來審議時,會有不通過的道理嗎?


上述權力一元化及欠缺權力制衡的制度設計為何能夠繼續存在?為什麼可以忽視人民的公民權?這是因為政府及當權者不斷宣傳「專家主義」,主張由專家來取代政治,在此訴求下,往往是刻意把社會問題扭曲為專業問題,需由專家來予以解決,並由他們來定義何謂公共利益。


但是,我們卻發現,在權力的宰制下,台灣的這些專家委員會並沒有促進公共利益,反而多是在維護少數政治經濟菁英的權力,及協助他們累積財富。這些專家委員會,論其本質其實仍是政治,專家主義乃是社會上層階級的巧妙奪權計畫,其企圖用專業形象來進行包裝,並以此取代民主參與,而這也是土地戒嚴體制得予繼續留存的主因。


如同過往國民黨統治時代,台灣各地依舊不斷湧現土地被徵收人的激烈抗爭,究其原因,乃是因為台灣的土地制度依舊還沒有解嚴,它還是個威權保守、強凌弱的壓迫及掠奪體制,它還是把人民民主參與的權力完全排除在決策機制之外,這也使得台灣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及土地徵收皆無法獲得正當性及合理性。


展望未來,土地亟待解嚴,應該趕快進行改革,這尤其對一個宣稱認同台灣及關懷本土的政權更是重中之重,試問,一個認同及愛台灣的政黨怎麼還會繼續施行過去威權政權所施行的土地掠奪制度呢?除非它所宣稱的愛與認同也都是假的!

1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土地徵收條例與都市更新條例修訂評析

本文發表於101.12.22《土地與政治學術研討會》 http://thomas0126.blogspot.com/2013/01/blog-post_6943.html 詹順貴 律師 摘 要 分別發生於2010年6月9日的苗栗縣竹南大埔剷田事件與2012年3月28日的台北市士林區文林苑都更案強拆王家事件,均引起社會重大廻響,也分別促成我國土地徵收條例與都市更新條例的檢討修訂。此二大事件,皆涉及政

都市計畫與公共衛生

政治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 徐世榮教授 2021/5/18 ​ 新冠肺炎來襲,讓我們反思台灣的都市計畫。為什麼?這是因為都市計畫的主要起源之一,乃是為了解決公共衛生問題。霍亂、傷寒等傳染性疾病在19及20世紀造成了人類的大量傷亡,死傷最為慘重的地區往往是人口最為密集的都市地區。 ​ 那時的醫療專業認為那些傳染性疾病的爆發大抵是與都市內骯髒的生活廢污水有關,因此如何將其排放就變得非常的重要,也

動社的言論,是赤裸裸的殖民霸權壓迫主義

東華大學 環境學院 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 戴興盛教授 2021/5/20 臉書 5月7日原住民狩獵大法官釋憲案公布後,可以很明顯感受到在原住民社群內的傷痛、無奈與低氣壓。因為,整體的釋憲結果,固然不能說全無進展,但仍然是充滿對原住民族文化的錯誤認識,尤其是,部分大法官把環境權與原住民族文化認知為互相對立的關係,更是加深過往的族群刻板印象。 但這絕對不僅是刻板印象而已,真正說起來,這反映的是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