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Jay Tsai

徐世榮觀點:重新認識台灣的「自辦市地重劃」---其實它是「自辦土地徵收」!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我曾在《風傳媒》發表一文,題目為「『自辦市地重劃』與『武館格鬥賽』」,主旨是要告訴大家,所謂的自辦市地重劃,其實是政府及重劃會合謀,一起來掠奪人民的土地。要問,雙方如何運作?


第一、政府圈地。政府透過都市計畫將該地區劃設為「整體開發區」,並指定應以市地重劃來開發。根據《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簡稱自辦市地重劃辦法)》第22條第3項規定,「都市計畫指定整體開發之地區以市地重劃方式開發者,應以都市計畫指定整體開發地區為重劃範圍。」而第3條第2項也硬性規定,「前項重劃會,係以自辦市地重劃區內全體土地所有權人為會員。」即政府透過強制性的法規,幫重劃會圈地,讓該整體開發區內的土地所有權人被迫一定要參加,無路可逃。

第二、重劃會掠地。重劃會只要能夠掌握1/2的多數,就可以透過多數決來掠奪另外未達1/2的相對少數。根據前述《自辦市地重劃辦法》第13條第4項規定,「會員大會對於前項各款事項之決議,應有全體會員二分之一以上,及其於重劃範圍所有土地面積逾該範圍土地總面積二分之一之同意行之。」因此,例如非常重要的重劃前後地價要如何評估、費用要如何計算、土地要如何配置等等,完全都掌握在這1/2多數的手中,而這相對多數所組成的組織就是重劃會。

然而,眾所皆知,重劃會的本質其實都是地方上的政商權貴、財團建商及派系等有力人士,政府與其合作聯盟,構成了所謂的「都市政權」,一起來掠奪那相對少數者的權益。但是,那些被掠奪的權益絕不僅只是用地價評估的「等值交換」就可以劃上等號,其還包括了他們的財產權、生存權及基本人權,而這原本是《憲法》中所應獲得保障的基本權益,但在自辦市地重劃制度中,卻是完全消失殆盡了。因此本人以為,現行自辦市地重劃若無100%同意,那就是牴觸了《憲法》,而這也就是日本自辦市地重劃必須是100%同意的主要原因。

另外,更重要的是,這樣強制逼迫人民參加的制度法規設計及實質的政商權貴合謀掠地,已經使得台灣的「自辦市地重劃」脫離了「市地重劃」的原本範疇,而是變成了「土地徵收」了!這也就是說,政府釋出公權力給政商權貴及地方派系,讓渠等擁有土地徵收的權力。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也就是我們可能都錯誤的以為在台灣只有政府可以進行土地徵收,但其實不然,現行「自辦市地重劃」其實就是一種另類的土地徵收,它是「私徵收」,是虛偽的以「自辦市地重劃」之名掩蓋了其「自辦土地徵收」的真面目。因此,建議我們應將「自辦市地重劃」正名為「自辦土地徵收」、或是「權貴徵收」!

而更可懼的是,這個「自辦土地徵收」或是「權貴徵收」是完全不用符合土地徵收所需具備的公益性、必要性、比例性、最後手段等要件,這完全違背土地徵收的法理,讓人無法接受!而這也難怪國際人權審查委員會屢屢告訴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台灣的自辦市地重劃制度已嚴重違背了聯合國人權相關公約的規定。(相關報導:朱淑娟專欄:民主國家應以廢除「自辦市地重劃」為目標更多文章

21世紀的台灣,在人民屢屢激烈抗爭之下,竟然還繼續執行這麼落伍及侵害《憲法》基本權益與違背國際人權公約的制度,讓無辜老百姓被迫流離失所,無法在這塊土地上安身立命,這實在是執政者及當權者極大的恥辱與罪惡。

5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徐世榮觀點:「自辦市地重劃」與「武館格鬥賽」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4703924?page=1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徐世榮 就在即將過年之際,反對土地掠奪及家園迫遷的抗爭運動又起,這主要是因為台中黎明幼兒園、高雄大樹湖底、高雄大寮伍厝等自辦市地重劃案,自救會成員都面臨了生存危急的非常時刻。各自救會成員雖然自始至終就不願意參加所謂的「自辦市地重劃」,但是他們竟然被迫一定要參加,土地及家園也都即將不

徐世榮觀點:再審視自辦市地重劃制度的合憲問題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4671478?page=1 2022-12-26 06:50 徐世榮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選前11月4日,「高雄市第74期大寮區伍厝段自辦市地重劃案」爆發嚴重爭議,原因是許多從來就不願意參加、卻被強行圈入此自辦市地重劃範圍的居民,由於擔心即將要無家可歸,他們來到高雄市政府前下跪陳情抗議,痛哭流涕的哀求:「陳市長,救救我們,救

徐世榮觀點:從美國最高法院判決看高雄林園區段徵收爭議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4610257 2022-11-14 徐世榮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高雄林園地區許多居民正受到高雄捷運小港林園線建設所苦,因為政府要連帶的進行都市計畫變更及區段徵收,計畫書中指出,捷運局所需站體面積僅需1.11公頃,但徵收總面積卻是高達171.71公頃,這明顯是超額徵收。居民問,為什麼政府要這麼浮濫的擴大徵收?又問,我的家與捷運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