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守到最後一刻,南鐵5戶守住正義與尊嚴

文‧朱淑娟2020.7.21 環境報導 http://shuchuan7.blogspot.com/2020/07/5.html#more


爭議長達9年的台南鐵路東移案,交通部將在21、23日強拆陳、曾、呂、黃四家,加上6月11日已拆的張家,這五戶在威脅、利誘、恐嚇、騷擾下堅守到最後一刻,即使家還是被拆,但贏得人格與尊嚴。這五戶以身示範土地正義,也讓民進黨繼劉政鴻「強拆大埔」之後,留下「強拆南鐵」事件。


東移與否不是二選一,覆土後的地表可還給居民重建


這條台南火車站沿線8.23公里的鐵路地下化工程,交通部1996提出的版本,是在地面鐵軌下方做地下鐵軌,施工時鐵軌東側住戶出借一部分地,完工後再把地還給居民。但交通部2009年更改版本,地下鐵軌不做在地面鐵軌下方了,而是往東移做在住宅下方,東側300多戶因此從出借土地變成被徵收。

其實不管鐵軌東移與否,都可以完成鐵路地下化,這點已經交通部證實,而既然有不必拆屋的方案,為何執意非東移不可?這就是9年來雙方爭議之所在。


不過這兩個方案並非只能二選一,就算採取鐵軌東移案,也不一定非徵收東側住宅不可。只要鐵路地下化完工後,再把覆土後的地表還給居民重建,就是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案。如今執意徵收、而不是把地還給居民,不論未來地表是傳言中的蓋商場及住宅、或表面上說的做綠園道,徵收的必要性都不足。


居民的痛苦無法量化,不是評估方案優劣的選項


一開始居民以為可以跟政府講道理,除了提出1996年的原軌版本外,也自提工程規劃,證明不東移也可以完成鐵路地下化。到最後變成兩個方案的優劣比較,那個優、那個劣,政府的評斷標準都是偏向自己有利的一方,包括經費較少、工期較短、施工較便利,甚至還包括跟開發商合建提高自償率等等。

至於這300多戶的財產權是否受損、身心是否受創,則不在成本效益的考量之內。而東移路線一經行政院核定,接下來的環評、都市計畫、土地徵收審查就是審假的,因為這些偽裝成民主的程序,實質就是為了服務威權而存在。

一開始抗爭的居民相當多,因為他們都是民進黨的支持者,賴清德在台南能當選市長,就是這些人一張票一張票蓋出來的。所以他們很有信心,只要說的有理一定會被接受。等到開過幾次會後發現,不論你講什麼都不會被理會。

有人因此含怨而亡,上月被強拆的張家兩兄弟,過世前還抱著法律書,他們至死深信法律可以還他公道。而有人則心灰意冷,23日要強拆的陳割家就是如此,他已經92歲,從一個優秀的工程師變成失智老人,遇到上門威脅拆屋者還會微笑問好。教育讓他和善對人,但他一生支持的政黨卻不是這樣待他。


利用人性弱點,威脅利誘


一直到土地徵收審查,還有七成地主被送到內政部強制徵收,這是一個很難看的數據。為了取得徵收的正當性,交通部及南市府展開各種手段,例如推動照顧住宅,但名之為照顧的住宅,不是以屋易屋,而是以所謂的成本價賣,居民還得貸款購買,南市府則頻頻勸誘被徵收者買屋,並說過幾年就可轉手獲利。


此外,只要同意自拆房屋者可獲得獎勵金,反之,不同意而被強拆的話,政府還會跟你收拆除費,前後就差了數百萬元。這真是一個賤踏尊嚴、陷居民於痛苦掙扎的制度。很多人覺得民鬥不過官就同意了,採取損失最小的方案。但從不願被徵收到最後自己拆了自己的家,真是情何以堪。

其他手法還包括,遊說某些居民跟政府合作,分化鄰居感情製造耳語,他們則取得較好的徵收價格,或爭取自己的家保留。另一種手法是分化財產共有的手足,讓他們反目成仇,最後很多人迫於親人壓力就同意了。

不過21日要強拆的黃春香家不一樣,上周記者會她的七位兄弟姐妹從各地趕來,一致堅決守護家園。她說:「如果真有公益性,我整間房子奉獻沒問題。但如果不公不義,為什麼要縱容政府做盡壞事?政府存在不是要照顧弱勢、市井小民?為何都照顧財團?這是不對的,我不能這樣縱容政府。」


窮其一切手段,抹黑反對者


經過以上這些挑戰還不妥協的人,就等著面對抹黑,其中最常散播的是他們想要更多錢。陳家小兒子陳致曉說:「一些網站抹黑我們抗爭是為了錢,但我們這9年來從來都沒提過錢這個字,談的都是南鐵東移的公益性、必要性。」


另一種是利用台南市民來公審他們,發佈一些調查方法不明的民調,操作多數、少數,指這些少數反抗者延宕工程,是破壞城市進步的一小群人。這種指控何其承重,讓他們備感孤立,心靈受創更甚於家園被毀。

加上行政權步步進逼,土地徵收程序還沒完成就先動工,居民的土地也早早就被分割且變成道路用地,地籍重測、查估民宅,賴清德又從台南市長變成行政院長,掌握更大的權力,讓抗爭者覺得希望渺茫而一一妥協。


守到最後一刻,只為守護正義與尊嚴


於是到最後,不被威脅利誘、挺過失望、恐懼的就只剩這五戶了,對付他們也只剩下強拆一個選項,而即使這樣也還不放過他們,在住家巷口裝監視器,只要住戶進出就一擁而上騷擾。有一次陳致曉90歲的母親在門口被圍1個多小時還不放她進去,上周記者會她形容憔悴:「鐵工局一群人把我們逼得不得安寧,出門買菜也會碰到,恐嚇說會叫警察請我們出去,我覺得快要崩潰了。」

交通部用冰冷的字眼形容要強拆的房子是「地上物」,但對被徵收者來說,地上物指的是他們省吃儉用貸款買的家,是生養小孩、安身立命之處。民進黨終將奪去他們的所有,而「強拆南鐵」也將成為民進黨抹不去的印記。

2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北市府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務必要尊重社子島居民的選擇

(註:本文是我今天上午參加社子島自救會在北市府內所召開記者會的發言內容,敬請大家參考。我也樣藉此文來告訴社會大眾,社子島自救會的訴求絕對是有其正當性及合理性,北市府環評會及台灣社會皆應該予以尊重。)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2020年9月30日 1. 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 何謂環境影響評估?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

土地所有權人為何會接受土地徵收?

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 1.權力完全不對等。政府擁有絕對公權力,不論是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或土地徵收,其決策權完全不民主,而是掌握在威權政府手上,這讓土地所有權人幾乎是「無路可逃」(No Way Out)。 2.執行「發展權國有化」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我國所建構及執行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體制,其實是類似於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工黨所執行的「發展權國有化體制」,這在政治意

朱淑娟專欄: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950124?mode=whole 朱淑娟 2021-09-21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