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在我國,「溝通」、「理性」、專業」、「同意」、「合作」都是與「權力」結合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 徐世榮 2020年11月3日


在我國,「溝通」、「理性」、專業」、「同意」都是與「權力」結合,成為是逼迫人民就範及強姦民意的代名詞!


政府當權者屢屢說要與土地被徵收人「溝通」,但是,這個「溝通」卻往往是有大前提的,即是在工程計畫、都市計畫、及徵收計畫都已經確定、皆無法改變的大前提下來進行的。


請問,當所有的計畫都已經定案,也都不能改變了,那麼,那時的「溝通」還算是「溝通」嗎?是不是逼迫土地被徵收人只能就範?當所謂的「溝通」變成只能談錢、只能談價碼時,「溝通」二字是否成為是欺世盜名的詞彙?聽起來是否就特別的刺耳?


事實上,土地被徵收人要求的是修改工程計畫、都市計畫、及徵收計畫,但是政府當權者卻是說,那些計畫都不能改了,你只能跟我談錢,在這情況下,每當土地被徵收人勇敢站出來抗爭時,政府當權者卻又拿出「理性」及「專業」的大帽子,批評抗爭者不理性、不專業。

但是,計畫真的不能改嗎?其實不是的,計畫內容都是可以改的,但是卻因為這背後涉及了太多的政商利益掛勾,政府當權者不願意修改,反而是用「權力」來逼迫人民就範,但是他們卻是高舉「理性」及「專業」大旗。但是,誰才是真正的不理性、不專業呢?「理性」及「專業」至此也成為是逼迫的詞彙。

由於雙方的「權力」實在是太過於懸殊,政府當權者又擁有絕對的「公權力」,許多抗爭者由於時間及資源都極為有限,最後不得不放棄抗爭,被迫接受政府所提出的補償及安置方案,這時政府當權者立即說他們都是「同意戶」。很悲哀的,社會弱勢的土地被掠奪了、房屋被強拆了,整個家庭被掃地出門了,竟然還要被強姦民意,從「不同意戶」變成了「同意戶」。

這就是現在發生在台灣的故事,所謂的「溝通」、「理性」、專業」、「同意」等,都已經是脫離這些文字的本意,它們都與「權力」結合,成為是政府當權者強姦民意及逼迫人民就範的代名詞!


在我國,「合作」一詞也是與「權力」結合,成為是逼迫人民就範及強姦民意的代名詞!


每當政府在談區段徵收時,往往都是刻意將其定位為「政府與民間的合作開發事業」,意圖以此來逸脫土地徵收的束縛。


但是,如果是遵循《民法》債篇所規範的「合建」或「合夥」概念,那雙方不是應該是位於平等的位階,土地所有權人不是應該擁有權力予以拒絕嗎?但是,政府卻說土地所有權人沒有拒絕的權力,只能接受政府單方面所提出來「合作條件」,請問這是那門子的「合作」呢?


如此一來,區段徵收到底是「合作開發」?還是「土地徵收」呢?它還是土地徵收的類別!因此,很遺憾地,在我國的土地徵收政策上,「合作」一詞也是與「權力」結合,成為是逼迫人民就範及強姦民意的代名詞!

然而,根據《司法院釋字第425號解釋》,什麼是土地徵收的定義呢? 「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規定此項徵收及其程序之法律必須符合必要性原則,並應於相當期間內給予合理之補償。」

那麼,試問,區段徵收是「公共事業之需要」嗎?它有符合前述憲法層級的定義嗎?沒有的。因此,區段徵收難道沒有違憲之虞嗎?這才是我國區段徵收制度最大的問題所在!

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北市府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務必要尊重社子島居民的選擇

(註:本文是我今天上午參加社子島自救會在北市府內所召開記者會的發言內容,敬請大家參考。我也樣藉此文來告訴社會大眾,社子島自救會的訴求絕對是有其正當性及合理性,北市府環評會及台灣社會皆應該予以尊重。)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2020年9月30日 1. 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 何謂環境影響評估?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

土地所有權人為何會接受土地徵收?

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 1.權力完全不對等。政府擁有絕對公權力,不論是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或土地徵收,其決策權完全不民主,而是掌握在威權政府手上,這讓土地所有權人幾乎是「無路可逃」(No Way Out)。 2.執行「發展權國有化」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我國所建構及執行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體制,其實是類似於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工黨所執行的「發展權國有化體制」,這在政治意

朱淑娟專欄: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950124?mode=whole 朱淑娟 2021-09-21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