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台權會【新聞稿】航空城迫遷已成事實 盼行政院協調暫緩徵收

台灣人權促進會 29 April 2020 https://www.tahr.org.tw/news/2653


針對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小組今(29)日召開第201次會議,通過桃園航空城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第一期區段徵收開發案,民間團體表示憤怒與遺憾。對於內政部土徵小組認為航空城土地徵收的「公益性及必要性」、「土地所有權人權益保障情形」等皆無疑義,且各項安置計畫之研擬,皆能保障民眾居住需求,民間團體認為簡直匪夷所思。

民間團體表示,今日通過的兩個航空城徵收案的安置計畫大有問題,在缺乏社會調查的基礎上,恐淪為迫遷的遮羞布。102年至今,需地機關雖做了徵收戶普查問卷及抽樣面訪,但皆未詢問被徵收戶的安置需求、經濟條件等基本資料。在既有區段徵收計畫書及環評報告書中,甚至找不到預計需安置戶數及安置住宅興建戶數等基本資料,也無從得知以在地民眾的意願與經濟能力,能否負擔安置計畫。今日會議上,多位土徵委員也就相關闕漏進行詢問,並要求需地機關補件。但何以審議會議最終仍得出各項安置計畫已可保障民眾居住需求之結論,民間團體表示難以理解。

民間團體也再次以社子島開發案為例指出,內政部在此案中採用了較為進步的標準,要求北市府須完成逐戶安置列冊、非土地所有權人的相關調查,才行土地徵收審議。但在航空城開發案中,卻縱放實質上未做安置普查的計畫過關,對這樣不平等的雙重標準,民間團體表示嚴厲譴責。民間團體強調,本案未對被徵收戶基本背景如經濟條件、工作情形、人口戶數、敏感弱勢族群及各種可能的安置狀況,進行調查評估,根本無法正確評估對在地居民的影響衝擊,也無法評估安置方案能否有效緩解對居民的衝擊。今日土徵小組未對航空城安置普查嚴格把關,已種下未來拆遷引發嚴重社會問題的禍端。

今日的土徵會議上,有多位來自航空城計畫內崙仔後旁、三塊厝庄、埔心村、自強社區、坑口社區等聚落的居民,清楚表達了要被剔除於區段徵收範圍外的訴求。但土徵小組的決議,卻僅要求需地機關加強後續溝通,未處理他們的訴求。對此,民間團體表示,土徵小組本有機會重新檢視徵收的區域與規模,回應民眾的陳情,檢視徵收案的必要性,然而本案土地徵收公告發布後,製造迫遷悲劇已是本案的既成事實,對此結果我們深感遺憾。

民間團體重申,航空城計畫仍有沙崙油庫爆炸風險、大規模徵收|沒有完整影響評估、未環評即徵收、徵收範圍公益性必要性不足,以及崙仔後旁等多個聚落仍待被剔除等重大爭議未解。如今通過土地徵收審議,後續即將進入土地取得程序,未來勢必衍生難以解決的問題甚至重演悲劇。民間團體將協助在地居民進行後續的法律救濟,也盼行政院仍應跨部會協調暫緩徵收,縮小航空城計畫規模,解決爭議,以免造成人民與國家無法回復的損害。

聲明發起團體: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環境法律人協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

新聞聯絡人:台灣人權促進會 居住權專員 余宜家

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北市府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務必要尊重社子島居民的選擇

(註:本文是我今天上午參加社子島自救會在北市府內所召開記者會的發言內容,敬請大家參考。我也樣藉此文來告訴社會大眾,社子島自救會的訴求絕對是有其正當性及合理性,北市府環評會及台灣社會皆應該予以尊重。)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2020年9月30日 1. 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 何謂環境影響評估?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

土地所有權人為何會接受土地徵收?

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 1.權力完全不對等。政府擁有絕對公權力,不論是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或土地徵收,其決策權完全不民主,而是掌握在威權政府手上,這讓土地所有權人幾乎是「無路可逃」(No Way Out)。 2.執行「發展權國有化」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我國所建構及執行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體制,其實是類似於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工黨所執行的「發展權國有化體制」,這在政治意

朱淑娟專欄: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950124?mode=whole 朱淑娟 2021-09-21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