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南鐵案最後拆遷戶陳致曉:政府在剝奪我們的生活方式和記憶

2020/07/22 苦勞報導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4582

張智琦 苦勞網記者

Q1:有人質疑,南鐵不同意拆遷戶是在阻擋台南鐵路的地下化計畫?你如何回應這種說法?陳:台南鐵路地下化計畫根本不需要東移!南鐵沿線居民和自救會這九年來也沒有「反對地下化」,這純粹是政府的陰謀,把「反對地下化」罪名硬套在居民身上,來製造社會對捍衛家園的居民的仇恨。事實上,回到1995年的南鐵地下化計畫(隔年通過環評),是利用鐵路局的土地來進行地下化,因為施工期間需要建臨時軌道,於是規劃在東側和沿線居民徵用土地蓋臨時軌道,徵用範圍和拆除面積都很小,居民仍然可以繼續居住。如果是當時的計畫,我家後院和廚房會被拆掉,但我爸媽都願意犧牲一段時間借地給政府用,讓政府完成鐵路地下化,之後再把土地還給我們,我們都沒有反對。直到2007年,才出現「南鐵地下化東移」計畫,2009年由行政院核定通過,至此本來規劃要「徵用借地」的範圍變成「徵收」,市政府還說與其要借地還不如直接徵收土地,根本是違法和違反人權。事後政府啟動計畫書修改,計畫書白紙黑字寫說要「把土地開發利益用來補償軌道建設」,後來政府說的「加速工程」、「減少經費」、「古蹟保存」等理由都是假的,我們都證明不成立,「東移」真正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土地開發利益」。1995年的計畫書證明,南鐵東移根本沒有必要,自救會後來提出的方案其實也跟1995年版本差不多,政府卻否認有這個計畫書存在,是我把他挖出來的。「反對地下化」的說法是莫須有的。

Q2:有人說不同意拆遷戶遲遲不搬遷,為的是要索取高額的補償金,甚至據傳不同意戶已喊價到一坪一百萬,是否有此事?


陳:請說這些話的人拿出證據,自救會從頭到尾都沒有爭過錢,而是反覆講南鐵案的土地徵收「缺乏公益性和必要性」。這個指控是荒謬的,媒體和政府一直對我們扣帽子,可是都拿不出證據。比如說,2015年民視曾經做過一則新聞報導,訪問了一個自稱南鐵的居民,他說要「一坪九十萬」,但他根本不是南鐵的居民。該報導還說居民和房仲業者聯合要炒作土地,但是遭到土地徵收的居民要怎麼炒作土地?明明是政府在做的事情,竟然栽贓到我們身上,難道有網軍和媒體的支持,就可以汙衊、栽贓我們了嗎?

另一次南鐵案公聽會上,有一個居民發表說一坪要多少錢,但那是他個人的主張,也不代表自救會的立場,他後來也站到協助政府那方了。

政府真的很邪惡和奸詐,我們一開始抗爭講「公平正義」、「土徵的必要性」時,政府說我們不理性,要我們談賠償,好像不談賠償就是不理性,之後又說我們是為錢抗爭,這就是一個陷阱,拚命做假新聞來栽贓我們,現在這個政府變成只要與他為敵的人,就是邪惡,也有不少人認為跟政府作對就是邪惡的。

Q3:有媒體報導陳家已經在搬遷家中的物品,並指陳家已經放棄抗爭,你如何看待這個報導?

陳:如果我放棄的話,我今天為什麼還要抗爭?我搬東西是因為不知道明天房子會不會在,過去的很多拆遷案,都是把人清走後,怪手就開進房子,結果居民的物品都被埋在裡面,苗栗大埔案、高雄果菜市場案都是這樣,大埔拆遷戶彭秀春被拆房後說她的金鍊子不見了,或者其他拆遷戶也有相簿不見了等等,我也不願意怪手開進房子後,我住在這裡四五十年的記憶被埋在裡面。所以,四天前收到強拆令後,我就把有回憶的東西先打包起來,這叫做有罪嗎?這是逃跑嗎?

自由時報一直都在汙衊我們,他們就是「黨報」、「政府報」,聰明的人不會被欺騙。

Q4:台南市政府表示有提供南鐵拆遷戶「照顧宅」的安置,請問為何你不接受照顧宅?

陳:照顧宅一開始沒有人要登記,結果還開放不是拆遷戶的人來登記。為什麼後來一些居民選擇去住安置宅?因為南鐵案的每一次的行政程序,最後都是動用警察把抗爭的居民清出去,造成居民的尊嚴嚴重受損、人格被踐踏,有些人看不到抗爭成功的希望,只好買了安置宅。隨著整個土徵程序完成後,鐵工局官員去恐嚇、欺騙剩下的老百姓,一戶戶分化家庭和鄰居的關係,越來越多人投降,終於從300多戶剩下我們一戶。

其實,搬到安置宅的居民的遭遇也不好,例如北區有一個視障的住戶,行動不便,靠按摩維生,他因為相信賴清德,所以也簽了同意書住到安置宅。他本來住在透天的小平房,有鄰居可以互相照顧,搬到安置宅的公寓以後無人照顧,根本難以生活,也沒有客戶會跑到那裡找他按摩,所以他身體也漸漸出現問題。

必須強調的是,政府徵收、剝奪別人的家,不只是剝奪人家的財產或一個數目字而已,而是剝奪掉我們的生活方式和記憶。

Q5:今天的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當年也曾聲援南鐵拆遷戶,但許多民進黨和綠營支持者現在都保持沉默,甚至攻擊南鐵拆遷戶,你如何看待這樣的現象?

陳:老實說,林飛帆等人沒有義務來聲援這個案子,我也不會覺得當初有些聲援者今天不來,道德上就有問題,因為他可能因為各種原因不來。但是,現在社會的確存在一種氛圍,就是國民黨幹壞事的時候,大家會積極聲援不公義的事情,但民進黨執政時卻很明顯不會,不僅是土地議題,環境、勞工議題也都是如此。

講遠一點,社會運動的本質是要透過公民的力量推動新價值,不僅需要有對現有社會的批判精神,也需要有個人的內省和思考,但現在政府和政黨卻常常透過手上的資源、利用媒體創造「社會運動」。然而,如果社運變成媒體和組織「鞏固領導權威」的工具,那就是反民主的,它會把跟當權者為敵的人扣上「紅帽子」和「藍帽子」,事實上這就是南鐵案正在發生的事情。

1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2022-01-04 03:24聯合報 /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台北市) 因黑道介入及村民受到暴力對待,苗栗造橋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設置案又成為社會焦點。究竟本案問題根源何在?除坤輿公司以面積縮小來規避環境影響評估外,人民公民權的被剝奪乃是問題的根源。 第一、私有土地的使用乃關係著社會整體的公共利益,因此有其必須承擔的社會義務,絕不是個人可以完全獨自決斷,此稱為「所有權社會化義務」,而這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任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徐世榮 2121/12/20 1.顯示民進黨政府由上而下、先射箭再劃靶的「威權決策模式」 高鐵宜蘭站選址塵埃落定,完全顯示民進黨政府由上而下的「威權決策模式」。此決策模式延續戒嚴時期國民黨的威權作風,先射箭再劃靶,是由黨政高層及地方派系先行談妥,然後再找「偽顧問公司」來予以包裝。至於後續的環境影響評估、都市計畫變更、及土地徵收審議未來也都將會在「行政院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任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徐世榮 2021/12/28 綠營由上而下的強行推動大新竹合併,其吃相實在是愈來愈難看,宛如就像是看中人家的女兒,硬是要強行娶親。綠營若真的對人家感興趣,不是要好好的跟人家談嗎?不是應該要先讓雙方感情升溫,彼此在情投意合之後,不是自然就會水到渠成嗎?而現行法令有否讓雙方感情升溫的管道?有的,有兩個途徑: 第一、新竹市與新竹縣可以依法先成立「大新竹區域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