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ay Tsai

區域計畫抗爭根源 人民公民權被剝奪

2022-01-04 03:24聯合報 /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台北市)


黑道介入及村民受到暴力對待,苗栗造橋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設置案又成為社會焦點。究竟本案問題根源何在?除坤輿公司以面積縮小來規避環境影響評估外,人民公民權的被剝奪乃是問題的根源。


第一、私有土地的使用乃關係著社會整體的公共利益,因此有其必須承擔的社會義務,絕不是個人可以完全獨自決斷,此稱為「所有權社會化義務」,而這也就是政府得以進行土地使用計畫及管制的基本原因。在我國,這些計畫主要為區域計畫(未來將由國土計畫取代)、都市計畫,分別占國土面積七十八%、十三%,而坤輿案則是屬區域計畫的管轄範疇。


該如何決定前述的公共利益乃是一個至為關鍵的課題。若依美國規畫協會的「規畫倫理原則」,非常強調「規畫程序」,即欲透過嚴謹的規畫程序來界定當地的公共利益;「這個規畫程序必須是持續且忠實的為公共利益服務。」在規畫程序中並有七項規定,最重要的第一項就是「要肯認市民有權利參與計畫的決策」。


然我們要問,我國人民有沒有參與計畫決策的權利?很遺憾地,沒有的。不論是計畫的擬定、變更或審議,我國的制度設計都是將權力集中在行政機關首長,及與其進行聯盟的權貴菁英和專家的手上,並完全將人民排除在外,呈現權力一元化的現象。也就是說,國人至今依舊沒有權利參與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也使得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依舊還在戒嚴當中。


第二、上述權力一元化的制度為何能夠存在?人民公民權如何被剝奪?這是因為政府及當權者不斷在操弄「專家主義」迷思,主張由專家取代人民的民主參與,在此訴求下,往往刻意把土地使用的問題扭曲為專業及科學的問題,必須由專家解決,並由他們定義何謂公共利益。但是,專家真的懂得那麼多嗎?不可能的。


若依社會學者貝克的觀點,現代社會已經步入「風險社會」,在風險社會中科學知識有其不確定性,科學技術的可靠性也有一定的限度,這使得專家在面對日益複雜的高科技,其預測風險的能力相對降低,而管理上的疏失也往往和科層組織的流弊相結合,使得科技產業可能成為最大風險的製造者。貝克因此主張我們必須重新定位科技進步與文明發展的整體關係,並將科技決策的決定權回歸於社會,經由社會理性之論述來達成。


風險社會中追求的是「可接受風險」,而這個風險乃是一個結合了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日常理性與專家理性的共生體,它不能透過個別專業化而彼此孤立,不能依各自理性來發展,而必須跨越學科及團體尋取共識。尤其政府決策時,絕對必須納入社區民眾意見,並賦予他們選擇的權利。


台灣各地不斷湧現反對現行都市計畫及區域計畫的激烈抗爭,苗栗坤輿案僅只是其中之一。究其原因,乃是因為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及決策機制都還是把人民的公民權排除在外,這使得本案所立基的區域計畫無法獲得正當性,而這也就是龍昇村村民激烈抗爭並能夠得到社會支持的主因。

7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4671478?page=1 2022-12-26 06:50 徐世榮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選前11月4日,「高雄市第74期大寮區伍厝段自辦市地重劃案」爆發嚴重爭議,原因是許多從來就不願意參加、卻被強行圈入此自辦市地重劃範圍的居民,由於擔心即將要無家可歸,他們來到高雄市政府前下跪陳情抗議,痛哭流涕的哀求:「陳市長,救救我們,救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4610257 2022-11-14 徐世榮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高雄林園地區許多居民正受到高雄捷運小港林園線建設所苦,因為政府要連帶的進行都市計畫變更及區段徵收,計畫書中指出,捷運局所需站體面積僅需1.11公頃,但徵收總面積卻是高達171.71公頃,這明顯是超額徵收。居民問,為什麼政府要這麼浮濫的擴大徵收?又問,我的家與捷運

聯合報 2022/4/27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6269348 徐世榮 北市社子島區段徵收案如箭在弦上,然制度上卻有嚴重的問題。 土地徵收,不論是一般徵收或區段徵收,皆是剝奪人民在憲法中所保障的基本權利,必須非常謹慎為之,一定要符合公益性、必要性、比例性等嚴謹要件,才會進一步研議徵收補償價金或抵價地分配比例。 土地徵收主要是規範於《土地徵收條例》,對「徵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