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區域計畫抗爭根源 人民公民權被剝奪

2022-01-04 03:24聯合報 /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台北市)


黑道介入及村民受到暴力對待,苗栗造橋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設置案又成為社會焦點。究竟本案問題根源何在?除坤輿公司以面積縮小來規避環境影響評估外,人民公民權的被剝奪乃是問題的根源。


第一、私有土地的使用乃關係著社會整體的公共利益,因此有其必須承擔的社會義務,絕不是個人可以完全獨自決斷,此稱為「所有權社會化義務」,而這也就是政府得以進行土地使用計畫及管制的基本原因。在我國,這些計畫主要為區域計畫(未來將由國土計畫取代)、都市計畫,分別占國土面積七十八%、十三%,而坤輿案則是屬區域計畫的管轄範疇。


該如何決定前述的公共利益乃是一個至為關鍵的課題。若依美國規畫協會的「規畫倫理原則」,非常強調「規畫程序」,即欲透過嚴謹的規畫程序來界定當地的公共利益;「這個規畫程序必須是持續且忠實的為公共利益服務。」在規畫程序中並有七項規定,最重要的第一項就是「要肯認市民有權利參與計畫的決策」。


然我們要問,我國人民有沒有參與計畫決策的權利?很遺憾地,沒有的。不論是計畫的擬定、變更或審議,我國的制度設計都是將權力集中在行政機關首長,及與其進行聯盟的權貴菁英和專家的手上,並完全將人民排除在外,呈現權力一元化的現象。也就是說,國人至今依舊沒有權利參與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也使得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依舊還在戒嚴當中。


第二、上述權力一元化的制度為何能夠存在?人民公民權如何被剝奪?這是因為政府及當權者不斷在操弄「專家主義」迷思,主張由專家取代人民的民主參與,在此訴求下,往往刻意把土地使用的問題扭曲為專業及科學的問題,必須由專家解決,並由他們定義何謂公共利益。但是,專家真的懂得那麼多嗎?不可能的。


若依社會學者貝克的觀點,現代社會已經步入「風險社會」,在風險社會中科學知識有其不確定性,科學技術的可靠性也有一定的限度,這使得專家在面對日益複雜的高科技,其預測風險的能力相對降低,而管理上的疏失也往往和科層組織的流弊相結合,使得科技產業可能成為最大風險的製造者。貝克因此主張我們必須重新定位科技進步與文明發展的整體關係,並將科技決策的決定權回歸於社會,經由社會理性之論述來達成。


風險社會中追求的是「可接受風險」,而這個風險乃是一個結合了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日常理性與專家理性的共生體,它不能透過個別專業化而彼此孤立,不能依各自理性來發展,而必須跨越學科及團體尋取共識。尤其政府決策時,絕對必須納入社區民眾意見,並賦予他們選擇的權利。


台灣各地不斷湧現反對現行都市計畫及區域計畫的激烈抗爭,苗栗坤輿案僅只是其中之一。究其原因,乃是因為台灣的土地使用計畫及決策機制都還是把人民的公民權排除在外,這使得本案所立基的區域計畫無法獲得正當性,而這也就是龍昇村村民激烈抗爭並能夠得到社會支持的主因。

4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任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徐世榮 2121/12/20 1.顯示民進黨政府由上而下、先射箭再劃靶的「威權決策模式」 高鐵宜蘭站選址塵埃落定,完全顯示民進黨政府由上而下的「威權決策模式」。此決策模式延續戒嚴時期國民黨的威權作風,先射箭再劃靶,是由黨政高層及地方派系先行談妥,然後再找「偽顧問公司」來予以包裝。至於後續的環境影響評估、都市計畫變更、及土地徵收審議未來也都將會在「行政院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任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徐世榮 2021/12/28 綠營由上而下的強行推動大新竹合併,其吃相實在是愈來愈難看,宛如就像是看中人家的女兒,硬是要強行娶親。綠營若真的對人家感興趣,不是要好好的跟人家談嗎?不是應該要先讓雙方感情升溫,彼此在情投意合之後,不是自然就會水到渠成嗎?而現行法令有否讓雙方感情升溫的管道?有的,有兩個途徑: 第一、新竹市與新竹縣可以依法先成立「大新竹區域建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任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徐世榮 2021/12/27 -----政府先沒收《土地發展權》,再來掠奪《土地所有權》! 當我在全台各地反對區段徵收時,不少政府行政官員時常提醒我,「許多土地所有權人都是同意被區段徵收的」,這我不否認,但是,這些官員並沒有說明為什麼人民會同意。 為什麼他們會同意?讓我來告訴大家。這是因為政府從1970年代起,就使用「都市計畫」及「區域計畫」來實質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