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民進黨突襲強拆南鐵陳家始末】

陳致曉 2020/10/13

https://www.facebook.com/freeman.chen.75


7月23日擋拆成功後,母親受到衝擊太大、身心嚴重受到影響。所以我亟欲與政府協商避免強拆悲劇。

9月27日巧遇南市府副市長趙卿惠,向他提出「南鐵陳家公共藝術化」的構想,他表示善意,但又表示決定權在鐵道局。9月30日在椒華老師協助下和鐵道局協商,也提出此構想。鐵道局表示「綠園道土地管理單位是台南市政府,請向台南市政府爭取」。10月7日,椒華老師約鐵道局與南市府共同協商此方案。兩個單位原本都允諾出席,但是當天南市府官員到會議現場前被「高層」緊急召回「不得參加會議」。

10月10日得情報,將在12日凌晨強拆黃家。10月11日得情報,13日凌晨強拆黃家。因為我今天課堂滿滿,所以也沒辦法回去協助擋拆黃家。我當時的判斷是,因為陳家尚與政府處在談判階段,政府不會強拆,所以先拆黃家。否則,政府拒絕協商避免強拆,又在協商過程中突襲強拆,這真是太無恥了!在過去所協助的案例,政府總是希望到強拆最後一刻仍然與民眾協商,以減少社會成本、並顧及政府形象。南鐵案是個特例,因為這個政府利用公權力報私仇!報復我長年來揭穿民進黨的虛偽暴政。 因為有以上的錯誤判斷,直到今天凌晨3點看到黃家遭大批警力包圍,而當時我家週邊並無動靜,我仍然以為今天強拆乃針對黃家。守護陳家及陸續來到的朋友,也都先至黃家支援。在黃家的警力把他們困住。 凌晨5點,家人才發現週邊開始聚集警力。數量甚至遠超出黃家周邊警力。但是此時,家中只有徐世榮教授以及家人。6點多,後院外牆作已經整個被打破。徐老師顧及父母安全,和鐵道局協調先將建物封存不繼續拆,同時爭取時間整理搬遷家中物品。 我犯的錯誤,就是「低估民進黨的無恥程度」、「錯認他們也想降低社會成本、且顧及形象」。顯然不是的,民進黨嗜血,他們要見血來彰顯權威、他們希望看到陳家發生悲劇!

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北市府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務必要尊重社子島居民的選擇

(註:本文是我今天上午參加社子島自救會在北市府內所召開記者會的發言內容,敬請大家參考。我也樣藉此文來告訴社會大眾,社子島自救會的訴求絕對是有其正當性及合理性,北市府環評會及台灣社會皆應該予以尊重。)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2020年9月30日 1. 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 何謂環境影響評估?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

土地所有權人為何會接受土地徵收?

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 1.權力完全不對等。政府擁有絕對公權力,不論是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或土地徵收,其決策權完全不民主,而是掌握在威權政府手上,這讓土地所有權人幾乎是「無路可逃」(No Way Out)。 2.執行「發展權國有化」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我國所建構及執行的都市計畫、區域計畫、國土計畫體制,其實是類似於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工黨所執行的「發展權國有化體制」,這在政治意

朱淑娟專欄: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950124?mode=whole 朱淑娟 2021-09-21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