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停止強拆、開啟協商!】新聞稿 (救救陳黃兩家,懇請務必分享)

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 2020/09/29

南鐵東移案抗爭戶僅剩陳、黃兩家。自九月中,此二戶頻頻收到鐵道局函稱「為免南鐵地下化工程延宕,將進行強制拆除。」近日,鐵道局又公告「對兩戶周邊道路進行封路,管制人員進入,以執行拆除作業」,且開始進行強拆部署。更甚者,鐵道局更祭出《行政執行法》第36條「強制對人管束」、第39條「強制處置建物,或限制其使用」!亦即,鐵道局可能在強拆之前數日,隨時將陳家二老與黃家百歲人瑞拖離居所,或禁止其回家,以利執行強拆作業。這些強制手段,使陳黃二戶危若疊卵。


「強拆」不但違反台灣已簽屬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迫遷前政府需與人民進行誠摯協商」的規定。在強拆前,政府「關閉溝通管道」的特殊狀況,縱在土地掠奪肆虐的台灣,亦屬罕見!更何況,聯合國人權事務辦事處在今年4月28日提出Covid-19 Guidance Note: Prohibition of Eviction要求人權公約簽署國「不得在Covid-19疫情期間進行任何迫遷」。

陳、黃兩家在此鎮重聲明「無意阻礙南鐵地下化工程施工」。交通部執意在本案司法救濟進行中進行強拆的作為,使南鐵東移案在客觀上將不顧司法判決,貫徹執行。然而,縱使交通部欲執意推行南鐵東移工程,亦不需對陳黃兩家強拆。因為,「黃家保留原梯,陳家保留原屋」的訴求,在不影響東移案施工的條件下,事實上仍可透過「設定地上權」或其他方案,獲得實現。各方案的可行性,需賴官民誠摯討論。


鐵道局目前針對陳黃二戶訴求,並未坐下來與居民討論如何達成。針對黃家「保留原梯」訴求,僅告知「不可行」。針對陳家「保留原屋」訴求,更甚至僅是「透過媒體」表示「不可行」、「請南市府溝通」。並未與陳黃兩家解釋為何「不可行」,且商討任何妥協之可能性。也難怪徐世榮教授表示「以前大埔案時還可以到行政院去陳情、溝通,現在民進黨傲慢地關上大門,比國民黨還要不如。」


若政府也欲避免陳黃兩家皆欲避免的強拆悲劇,其關鍵在於「開啟誠摯協商」。陳黃兩家僅是卑微地懇求政府「開啟誠摯協商」,盼官民雙方誠摯討論,窮究所有可能性,以避免強拆悲劇。若政府仍堅持關閉協商機會,不啻證實「南鐵案『關閉協商式』的強拆,實為民進黨對反東移抗爭的『報復』!」


2017年「國際人權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結論性意見與建議」中,已明白指出「南鐵東移案」違反兩公約,應立即停止迫遷執行。本案近日遭迫遷強拆狀況,業已通知聯合國人權事務辦事處。聯合國人權事務辦事處表示將緊急處理。為維台灣人權與對外國家形象,懇請交通部、南市府與陳、黃兩家共商研擬定符合人權公約的用地取得方案,亦將加速南鐵地下化順利施工完成。


關於南鐵陳家「保留原屋」訴求:

南鐵陳宅於民國60年歷經3年興建,由名建築師傅顯耀、現年92歲的陳割 (戰後成大土木系第一屆畢)、現年89歲的陳蔡信美(當時為浪漫文青教師)共同設計監工完成。包含重做三次才完成的費雯麗式圓梯、Art Nouveau天花板、大理石板立柱、日式洋風雨遮等特殊結構。縱遑論陳宅在南鐵運動中的歷史意義,不少當代建築學者亦驚訝台灣在當年竟得興建如此精緻民宅。

陳家二老在設計該屋時,參閱諸多當時不易取得的日文建築雜誌。在興建時,二老在交通不便的狀況下踏遍台灣尋找適用建材。陳宅堪稱陳家二老嘔心瀝血之作。陳宅若遭強拆,將對年邁陳家二老造成莫大心理衝擊。身為228時「台南工學院學生隊」成員的陳割,因南鐵案致使「寄望黨外、民進黨實現台灣民主」的長年理想破滅,而嚴重憂鬱,終致重度失智,但仍深深依賴陳宅。個性浪漫、情感豐沛的陳蔡信美遭長年高壓強徵程序,身心折磨、日漸憔悴。陳家諸兒女特別對母親面臨強拆將遭受的心理衝擊感到極度擔憂。陳致曉因長年協助參與台灣各地迫遷案,深知年邁者遭迫遷後,很可能快速離世。因此,陳家願極盡所有可能性與政府協商保存陳宅,以保二老平靜晚年。


保存陳宅方案之一,是依《土地徵收條例》第57條取得陳宅土地「地上權」(地下使用權亦屬之),再以隧道施工方式完成地下軌道。《司法院釋字第747解釋》,土地被徵收人有權利請求徵收地上權之意旨亦證此方案之法理。因陳宅寬度僅9公尺、無地下室的二層樓屋量體不大,隧道施工方式並無難處與風險。保存陳宅方案之二,是先依《土地徵收條例》第58條徵用陳宅土地,再由陳家設定「地上權」給鐵道局以進行鐵路地下化工程,仍以隧道施工方式為佳。若鐵工局執意以明挖覆蓋法施工,可將陳宅核心區(客廳與樓梯)切割搬離原地,待該路段完工後再行搬回,由陳家重建。此二方式皆常見於國外鐵路地下化或捷運工程,難謂窒礙難行。保留陳宅尚有其他方案,我們也願意與交通部、南市府共同討論。若政府不執意強拆殺人,願意誠摯協商取得用地,亦將加速南鐵地下化施工完成。

1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台北市政府依法辦理社子島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並即刻中止區段徵收

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 徐世榮 (今天上午在內政部都委會的發言稿,在自己的臉書留下紀錄,也請大家參考指正) 主席及各位委員早,謝謝給予本人發言的機會,本人的發言將分為兩個部分,一為都市計畫部分,另一則為區段徵收部分。 壹、都市計畫 一、敬請重新審視 貴會第925次會議紀錄 今天會議緣起乃是因為「臺北市政府以110年5月12日府授都規字第1103041327號函擬延長區段徵收開發期限,故

土地、環境、與居住正義11大訴求 (2021年全國NGO會議)

1. 建議總統召開第二屆全國土地問題會議(第一屆於1990年舉辦)。 2. 土地徵收的定義必須回歸憲政精神,僅適用於「公共建設之使用」。 依據《司法院釋字第425號解釋》,「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規定此項徵收及其程序之法律必須符合必要性原則,並應於相當期間內給予合理之補償。」因此,建議土地徵收之定義應該回歸憲政精神,限縮於「公共建設之

與花敬群次長商榷:區段徵收不是「合作開發」

余宜家/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祕書長、許博任/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 https://www.tahr.org.tw/news/2931 台灣人權促進會 在內政部花敬群次長與徐世榮教授關於土地徵收制度的爭論中,花次長稱區段徵收與一般徵收不同,地主可分回建地,是政府與地主合作開發,並稱區段徵收案的地主同意比例多在95%以上。但花次長忽略了區段徵收仍然具有強制性,所有權人無法自由選擇「不參與區段徵收」,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