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 Tsai

土地、環境、與居住正義11大訴求 (2021年全國NGO會議)

1. 建議總統召開第二屆全國土地問題會議(第一屆於1990年舉辦)。


2. 土地徵收的定義必須回歸憲政精神,僅適用於「公共建設之使用」。


依據《司法院釋字第425號解釋》,「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規定此項徵收及其程序之法律必須符合必要性原則,並應於相當期間內給予合理之補償。」因此,建議土地徵收之定義應該回歸憲政精神,限縮於「公共建設之使用」,並將此段文字取代目前《土地徵收條例》第一條之立法意旨,讓未來土地徵收之實施標的僅侷限於「公共建設之使用」,且需符合徵收相關嚴謹要件。請內政部依此意旨修改《土地法》《土地徵收條例》相關規定。


3. 廢除現行區段徵收制度,另依各開發案之性質回歸其他開發手段,並一併檢討相關法規。


現行區段徵收乃是政府運用土地徵收手段進行合作開發,並非是「公共事業之需要」或「公共建設之使用」,這明顯不符合上述憲法對於土地徵收的定義,由於區段徵收本身定義與此不相符合,因此必須予以廢除。建議區段徵收廢除後,回歸其他開發手段,惟與這些開發手段相關之法規也應一併檢討。未來或也可參考《都市計畫區檢討變更審議規範》之精神,制訂相關的法規,以此來體現政府與民間真正的合作開發


4. 土地徵收條例第3-2條各因素的評估分析須制訂詳細的評估準則或技術規範(建議可參考環境影響評估制度)。


5. 建立土地徵收審議小組委員的公開遴選機制,使其具備客觀與中立性,獨立行使職權。

土地徵收乃是屬憲法層次的基本人權課題,其行使必須要非常謹慎,並符合相關的公益性、必要性、比例性、最後迫不得已手段等前提要件,因此是否符合這些要件的審議就顯得非常的重要。惟目前「土地徵收審議小組」的遴選及客觀中立性皆頗受爭議,因此建議應建立土地徵收審議小組委員的公開遴選機制,使其具備客觀與中立,獨立行使職權。



6. 土地徵收之審議必須具備正當行政程序,應舉辦聽證會,並依聽證結果做成行政處分。


《司法院釋字第709號解釋》雖然是針對《都市更新條例》,但由於其所產生的法律效果與土地徵收一樣,皆涉及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之剝奪,因此,土地徵收之正當行政程序也應比照大法官對於都市更新的要求。《司法院釋字第709號解釋》指出:「能確實符合重要公益、比例原則及相關法律規定之要求,並促使人民積極參與,建立共識,以提高其接受度,…..除應規定主管機關應設置公平、專業及多元之適當組織以行審議外,並應按主管機關之審查事項、處分之內容與效力、權利限制程度等之不同,規定應踐行之正當行政程序,包括應規定確保利害關係人知悉相關資訊之可能性,及許其適時向主管機關以言詞或書面陳述意見,以主張或維護其權利。而於…..計畫之核定,限制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尤其直接、嚴重,……並應規定由主管機關以公開方式舉辦聽證,使利害關係人得到場以言詞為意見之陳述及論辯後,斟酌全部聽證紀錄,說明採納及不採納之理由作成核定,始無違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之意旨。」依此,建議應該舉辦聽證會,並依聽證結果做成行政處分。。


7. 土地徵收行政救濟程序尚在進行中,應停止強制執行。


《訴願法》第93條第2項及第3項規定,「原行政處分之合法性顯有疑義者,或原行政處分之執行將發生難以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並非為維護重大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受理訴願機關或原行政處分機關得依職權或依申請,就原行政處分之全部或一部,停止執行。」「前項情形,行政法院亦得依聲請,停止執行。」 由於土地徵收皆涉及「難以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並非為維護重大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因此,建議應將土地徵收包含在內,只要是土地徵收行政救濟程序尚在進行當中,當土地被徵收人提出聲請,就應停止強制執行。


8. 依據國際人權審查委員會之《結論性意見與建議》,現行土地徵收皆應該暫停,直到我國制訂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相關規範。


依據國際人權審查委員會對中華民國(臺灣)政府關於落實國際人權公約第二次報告之《通過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2017年1月20日於臺北)》:


「第38點:

審查委員會持續關切在中華民國(臺灣)正發生的驅離與剝奪土地的頻繁程度。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及其他政策,正導致全國各地對住房與土地權的侵害。委員會也關切引發強制驅離的「民間自辦」市地重劃與區段徵收。

第39點:

審查委員會建議所有形式的迫遷應宣布暫時中止,直到一部符合政府的國際人權義務,包括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第7號一般性意見,以及聯合國關於基於開發目的的驅離及迫遷的基本原則及準則(以下稱「聯合國驅離準則」)的迫遷安置及重建法制定為止。

第42點:

審查委員會關切例如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市地重劃實施辦法、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以及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等法令,含有並非基於人權的規定,並在全臺各地被用於剝奪人民與社區的權益。委員會建議,所有與國內住房與土地政策有關的地方及中央法規應修正,以符合中華民國(臺灣)的國際人權義務。」


因此,我國現行土地徵收顯不符合國際人權標準,因此建議皆應遵照國際人權審查委員之審查結論,應該暫停,直到我國未來制訂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相關規範後,才得以繼續施行。


9. 依據《司法院釋字第763號解釋》,檢討土地被徵收人的收回權。


依《司法院釋字第763號解釋》,「土地法第219條第1項規定逕以『徵收補償發給完竣屆滿1年之次日』為收回權之時效起算點,並未規定該管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就被徵收土地之後續使用情形,應定期通知原土地所有權人或依法公告,致其無從及時獲知充分資訊,俾判斷是否行使收回權,不符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於此範圍內,有違憲法第15條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檢討修正。於本解釋公布之日,原土地所有權人之收回權時效尚未完成者,時效停止進行;於該管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主動依本解釋意旨通知或公告後,未完成之時效繼續進行;修法完成公布後,依新法規定。」請行政機關應依此解釋文仔細檢討土地被徵收人的收回權,並確實執行。


10. 協議價購程序中,應儘早公開不動產估價報告,並賦予土地所有權人選任不動產估價師的權利。


11. 全面檢討市地重劃、都市更新、非正規住居所引發的人權侵害問題。


本會期許政府應重視及履行2017年1月20日國際人權審查委員會對於中華民國(臺灣)政府關於落實國際人權公約第二次報告所通過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

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台北市政府依法辦理社子島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並即刻中止區段徵收

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 徐世榮 (今天上午在內政部都委會的發言稿,在自己的臉書留下紀錄,也請大家參考指正) 主席及各位委員早,謝謝給予本人發言的機會,本人的發言將分為兩個部分,一為都市計畫部分,另一則為區段徵收部分。 壹、都市計畫 一、敬請重新審視 貴會第925次會議紀錄 今天會議緣起乃是因為「臺北市政府以110年5月12日府授都規字第1103041327號函擬延長區段徵收開發期限,故

與花敬群次長商榷:區段徵收不是「合作開發」

余宜家/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祕書長、許博任/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 https://www.tahr.org.tw/news/2931 台灣人權促進會 在內政部花敬群次長與徐世榮教授關於土地徵收制度的爭論中,花次長稱區段徵收與一般徵收不同,地主可分回建地,是政府與地主合作開發,並稱區段徵收案的地主同意比例多在95%以上。但花次長忽略了區段徵收仍然具有強制性,所有權人無法自由選擇「不參與區段徵收」,與

土地徵收充斥黑數(完整版)

土地徵收充斥黑數(完整版) 徐世榮 政大第三部門中心主任 地政學系教授 (非常感謝《聯合報》民意論壇刊登拙著「土徵充斥黑數...離民主人權尚遠」一文,惟這篇文章因受字數限制,為精簡版,謹同時在我的臉書公布完整版,歡迎大家分享及指正。) 最近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黑數」二字時常出現在媒體中,其意指社會中恐隱藏了沒有被察覺的確診者,這對防疫造成了嚴重的威脅。本文欲藉黑數二字來探討土地徵收的黑數,所要傳達